南昌市邮政路小学欢迎您! 今天是:

平生不解藏人善 到处逢人说“课标”


作者:汪智星  来源: 南昌市邮政路小学   更新时间:2016-03-08 15:18:14   访问:658

    唐代大诗人杨凌之子杨敬之写过一首赞美年轻诗人项斯的诗:“几度见诗诗总好,及观标格过于诗。平生不解藏人善,到处逢人说项斯。(杨敬之一生不懂得埋没别人的长处,自从见到项斯这样的人以后,更是遇到人就向他介绍和赞扬项斯。)”我在反复研读《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2011版后,亦学之曰:“平生不解藏人善,到处逢人说‘课标’。”

    《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2011版)里面提及的诸多鲜明的理念、观点及举措,一直触动着我的脑神经。说句心里话,一方面在为2011版新课标中的这些新理念、新观点、新举措叫好;一方面也引起了我的思考:这样的理念、观点及举措,一线教师如何去理解,去内化,去践行,去实施。就“目录”而言,2011版新课标与2001实验版课标相比,没有什么改变,但里面的内容却是表述更精确、指向更明确、叙述更通俗、价值取向更清楚。结合课程改革十年来,自己在理解、践行2001实验版课标中的所思、所做、所悟,辩证、客观地解读、剖析2011版新课标中充实、完善、革新的理念、要点及举措。

    一、2011版新课标反复突出“语言文字的运用”。

    仅前言的“前言”以及“课程性质”短短500余字中,“语言文字运用”这一词组竟先后出现6次。

    ⑴“语言文字的运用,包括生活、工作和学习中的听说读写活动以及文学活动,存在于人类生活的各个领域。”

    ⑵“当今世界,经济全球化趋势日渐增强,现代科学和信息技术迅猛发展,新的交流媒介不断出现,给社会语言生活带来巨大变化,对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继承,对语言文字运用的规范带来新的挑战。”

    ⑶“时代的进步要求人们具有开阔的视野、开放的心态、创新的思维,对人们的语言文字运用能力和文化选择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也给语文教育的发展提出了新的课题。”

    ⑷“语文课程致力于培养学生的语言文字运用能力,提升学生的综合素养,为学好其他课程打下基础。”

    ⑸“语文课程是一门学习语言文字运用的综合性、实践性课程。”

    ⑹“义务教育阶段的语文课程,应使学生初步学会运用祖国语言文字进行交流沟通,吸收古今中外优秀文化,提高思想文化修养,促进自身精神成长。”

    2011版新课标如此反复突出“语言文字的运用”,到底意味着什么?“往常我们一般总是将‘理解’和‘运用’并列,这当然没错;但是我认为,新课标聚焦于‘运用’显然更科学也更富于实践指导意义。追根溯源,原来‘理解和运用祖国的语言文字’的提法是由更早的相关文件中‘理解语言(汉语)和运用语言(汉语)’综合而来的,似乎‘理解’和‘运用’是两个并列的任务,各自具有不同的对象,理解语言(汉语)对应于阅读教学,运用语言(汉语)对应于写作教学。其实‘理解和运用祖国的语言文字’中的‘理解’和‘运用’是两个密切联系、有机统一的概念,不能把它们割裂开来。‘运用’不能离开‘理解’这个基础,‘理解’只有在‘运用’中才能真正形成。特别是‘理解’不能笼统地指向语言(汉语),应当明确化为理解如何运用语言文字。众所周知,除了语文课程之外的所有课程都有一个共同的正确理解所学的教科书的语言文字的任务。如果不突出‘运用’的特殊重要性,就不能突出语文内在的质的规定性。‘理解’,最主要的、最关键的是理解文本、作者如何运用语言文字,而不是别的什么东西。‘运用’才是语文教学的基本特征、基本原则、基本内容和基本途径,是语文教育的重中之重。守住了‘运用’,也就守住了语文教育的正道,最大限度地避免了语文课程滑向‘非语文化’‘泛语文化’的可能。”(著名学者成尚荣语)成尚荣教授的辩证解读、剖析,让我想到一句话:“学语文,是为了用语文。”学语文的最终目的是为了在生活中灵活、巧妙地用语文。生活处处离不开语文。说话、交流、争辩、写信、创作等,是语文让生活多姿多彩。只不过,有的是以口头语言的形式呈现,有的是以书面语言的形式呈现。叶圣陶先生说:“何为语文?口头为语,书面为文。”阅读教学中,教师关注的是如何引导学生理解课文,理解语言,如何引导学生积累语言,往往淡化了学以致用的意识。课堂上,有教师的层层深入分析,有教师的句句精确讲解,有教师的引导积累词句,却没有内化语言,运用语言的环节与策略。对一篇课文,需不需要引导学生理解,需不需要加强学生积累。我想,在学生疑惑处,在学生不解处,在学生矛盾处,教师给予适度引导、讲解、分析,是必要的。正如“‘理解’,最主要的、最关键的是理解文本、作者如何运用语言文字,而不是别的什么东西。”在学习课文的过程中,或学完课文后,引导学生有意识地进行积累也是必要的。学习语文是需要大量积累的。“厚积而薄发”的道理不言而喻。

    然而,这些都是学好语文,尤其是落实“语言文字运用”这一理念的前提。也就是说,语文课上,思考如何落实“语言文字运用”才是最重要的,才是头等大事。正如“‘运用’,才是语文教学的基本特征、基本原则、基本内容和基本途径,是语文教育的重中之重。”

    一位教师教学生学习“叮嘱”一词。试想,学生在不理解此词的意思及用法时,就让学生运用,会如何呢?自然是无效的。所以,首先引导学生理解此词语的意思及用法是前提。联系具体语境,学生明白“叮嘱”就是叮咛、嘱咐的意思。教师很智慧,没有让学生一步到位,要求用“叮嘱”造出优美的句子。而是让学生用“叮嘱”造一个短句,并提示“  谁? 叮嘱  谁? ”

    瞬间,黑板上出现了许许多多短句。

    有“爸爸叮嘱我”“妈妈叮嘱我”“奶奶叮嘱我”“爷爷叮嘱我”……

    也有“老师叮嘱我”“校长叮嘱老师”“经理叮嘱员工”“市长叮嘱局长”, ……

    还有“我叮嘱爸爸”“我叮嘱奶奶” ……

    教师让学生一吐为快后,回过头引导学生琢磨以上短句,哪些是不妥当的。学生在比较、争议中发现,“我叮嘱爸爸”诸类的短句是不行的。进而明白“叮嘱”一词的用法,即“常用于长辈对晚辈或上级对下级之间的”。之后,教师依次引导学生思考“在什么时候叮嘱”“叮嘱了什么话”“为什么会这样叮嘱”等问题。依次以问题引发学生思考,最终收到颇好效果。

    其中一位学生这样写到:“我是爸爸、妈妈的掌上明珠。早上,当我背起书包准备走出家门时,妈妈再三叮嘱我:‘宝贝,过马路要看清车辆。上课时,要积极思考,大胆发言。’”

    三年级的学生,竟能在课堂上写出这样的话语,可见一斑。回想这一教学环节,我认为与教师的教学理念是分不开的。教师抓住重点词“叮嘱”,若只是读一读,理解其意思而已,就自然没有这般精彩的呈现。然而,这一教师不仅关注了学生对词语意思及用法的理解,更关注了“语言文字运用”这一理念。我想说的是,一个词语,学生能认读,能理解,能积累,这个词依然不属于学生自己的。只有当学生在认读、理解、积累的基础上,能灵活地运用,这个词才真正属于学生自己的。学以致用。学语文是为了用语文。既能灵活地运用于口头语言,也能巧妙地运用于书面语言。

    2011版新课标反复强调“语言文字运用”这是基于语文课程的基本特点的。“工具性与人文性的统一,是语文课程的基本特点。”同时,与课程性质是一致的。“语文课程是一门学习语言文字运用的综合性、实践性课程。”

    “学以致用”在2011版新课标中的第一学段“写话”,第二学段“习作”中也明确地提到。如,第一学段“写话”中写到:“在写话中乐于运用阅读和生活中学到的词语。”第二学段“习作”中写到:“尝试在习作中运用自己平时积累的语言材料,特别是有新鲜感的词句。”

    四年级下册第一单元共有四篇课文,除《古诗词三首》外,其余三篇分别是《桂林山水》《记金华的双龙洞》《七月的天山》。这三篇写景文章语言优美,写法不一。这个单元的习作要求是“到校园里走一走,看一看,选一处景物,仔细观察一下,再把观察到的按一定的顺序写下来。”你想过没有,如果学生发现校园里的某一处景与这三篇文章中所写的某一处景极其相似,就将原文中的某些句子或片段“移植”过来或仿写。针对这一现象,你是否定,还是肯定?过去,或者说在你没有读透第二学段“习作”中的这一理念与要点,你可能会否定。因为你认为这就是抄袭或是觉得一味模仿,没创新。事实上,当你读到学生这样的习作片段时,就会为自己当初没有那样做而庆幸。

    在我们学校操场的右前方有一棵枝繁叶茂的枫杨树。《七月的天山》一文中有这样一句话:“密密的塔松像撑开的巨伞,重重叠叠的枝丫,漏下斑斑点点细碎的日影。”学生依此而描述着:“夏天,高大的枫杨树像一把撑开的巨伞,重重叠叠的枝丫,漏下斑斑点点细碎的日影。”请不要质疑,你若亲眼目睹了夏日的这棵百年枫杨,会惊叹这样的语言就应该属于这棵枫杨树的。

    依然是这棵枫杨树,学生在开头段这样写到:“我欣赏婀娜多姿的柳树,目睹过高大挺拔的槐树,却没有见过这样的枫杨树。”这样的句子你熟悉吗?因为学生学习了《桂林山水》一文,对该文中的句子熟记于心,并且一定是在老师的引导下,对文中许多典型句子的表达方法已能运用。这不又有了下面的精彩。

    “花坛里的花真多啊,你挨着我,我挤着你,一簇簇,一片片,到处都是,像天上的繁星;花坛里的花真艳啊,红的似火,白的似雪,粉的似霞;花坛里的花真香啊,还没进校园,风姐姐送来的缕缕清香扑鼻而来。”

    “枫杨树真壮啊,经历百年风雨依然傲然挺立,生机勃勃;枫杨树真粗啊,粗得连两个同学伸开手臂也抱不过来;枫杨树真挺拔啊,像一位战士日夜守卫着校园。”

    学习致用。学习就是理解的过程,学习就是积累的过程,只有建立在理解、积累了的基础上,才能实现内化,才能实现“运用”这一最终目的。若你把每一个学段中“阅读”和“写话”或“习作”联系起来看一看,不难发现,彼此之间是相互呼应的。如,第一学段在“阅读”中说到“结合上下文和生活实际了解课文中词句的意思,在阅读中积累词语。”这一理念与“写话”中提到的“在写话中乐于运用阅读和生活中学到的词语。”是相呼应的。第二学段在“阅读”中说到“积累课文中的优美词语,精彩句段,以及在课外阅读和生活中获得的语言材料。”这一理念与“习作”中提到的“尝试在习作中运用自己平时积累的语言材料,特别是有新鲜感的词句。”是相呼应的。课堂教学中,无论是对词句的理解,对词句的积累,还是对词句的内化、运用,教师都要有强烈的意识。同时,认清前者是基础,是前提,后者才是关键,才是目的。只有使“语言文字运用”的理念内化为教师教学的意识、行为,我们的课堂才是有效的,科学的。

    二、2011版新课标对写字提出明确要求“每节课不少于10分钟”。

    2001实验版课标关注识字、写字。因为没有一定的识字、写字的量,学生阅读有困难,习作有困难。识字、写字数量、质量的保证与落实,其实是扫清了学生阅读和习作中的“拦路虎”“跘脚石”。但是,识字、写字,过去十年只强调在低段作为教学重点。全国小语会理事长崔峦先生曾说:“重点不重,后患无穷。”他所说的“重点不重”,特指低段教学中的识字、写字缺少时间保证、指导保证、练习保证。2011版新课标指出:“识字、写字是阅读和写作的基础,是第一学段的教学重点,也是贯穿整个义务教育阶段的重要教学内容。”可见,小学各个年级都应重视识字、写字。这是语文学习的基础工程、基本任务——认识3000左右常用字,会写2500左右字,绝不能马虎。全国著名特级教师于永正执教《高尔基和他的儿子》(苏教版第九册)一课,在识字、写字指导教学上可谓是一个很好的范例。整堂课由三个板块构成。第一板块:识字、写字;第二板块:指导、练习读书;第三板块:进行课堂语言练笔。下面,我们一起来欣赏他执教第一个板块的教学实录。

    师:很棒,读书很投入,很专心,读了三遍,你认识了哪些字?

    生⑴:我认识了“镢”。

    生⑵:我认识了“嫣”

    生⑶:我认识了“妻”。

    师:拿着书,把它写在黑板上。(让三名学生分别板书)

    师:把书盖起来,你记住了哪些词语?考考你的记忆力。

    生依次说出:姹紫嫣红、镢头、红扑扑、彩霞、脸庞、栽种、蜜蜂

    (师让学生拿着书一一板书,并强调“蜜蜂”不用写,因为这个词简单,大家早就知道了)

    师:你看,这就是收获,读了三遍课文,认识了这些生字,还有词。(师边说边指着黑板上的字、词)来,我们读读这些字。(生读字)

    师:镢,还能组什么词,谁知道是什么意思?

    生:耙子。

    师:记住了才是自己的,记生字,记词语,记得越多越好。

    师:姹紫嫣红是什么意思?猜错了表扬,(边说边竖起一个大拇指)猜对了也表扬。(竖两个大拇指)

    生:形容很鲜艳。

    师:什么很鲜艳?

    生⑴:形容花很鲜艳。

    生⑵:形容花颜色很多。

    师:姹和嫣有区别吗?老师认真查了词语大字典。姹:鲜嫩。嫣:刚开的花。鲜嫩的,刚开的花,明白吗?接着读。

    师:脸庞的“庞”可以换什么词?

    生:脸颊。

    师:(指着脸颊处)就这里。

    师:还有一个词形容又多又乱。

    生:庞杂。

    师:庞还有什么意思?

    生:庞大,庞然大物。

    师:三个字要写,(妻 庞 紫)先看这三个字在田字格中的位置,再书空。然后拿出钢笔在这,端端正正地写。(生描红,师巡视)

    师:指名一生推荐三位书法家。(然后请三位学生上台分别写,其他同学在下边写一遍,写完后对照。)

    师:拿出一学生的字展示,然后评讲板演的三个字,画圈,修改,指出优缺点,接着让学生观看老师怎么写,展示自己课前练写的字。

    师:写字就应该认真,现在老师送大家一句话:字是练出来的。

    这是五年级上学期的学生,于老师在课堂上,识字、写字占了整篇课文教学时间的三分之一。花了时间,也就是说确保了学生练字的时间,课堂上学生最终呈现出来的字令在场的老师称赞不已。我想,听课老师是在称赞学生的字写得漂亮,更是称赞于老师指导学生识字、写字教学的艺术。说艺术,课后我与于老师交流。他说:“学生写好字的秘诀很简单。第一,需要教师的正确示范;第二,需要给学生充分的时间练写。”

    具体到“写字”上,2011版新课标在“教学建议”的“具体建议”中明确写到:“按照规范要求认真写好汉字是教学的基本要求,练字的过程也是学生性情、态度、审美趣味养成的过程。每个学段都要指导学生写好汉字。要求学生写字姿势正确,指导学生掌握基本的书写技能,养成良好的书写习惯,提高书写质量。第一、第二、第三学段,要在每天的语文课中安排10分钟,在教师指导下随堂练习,做到天天练。要在日常书写中增强练字意识,讲究练字效果。”有专家曾反问:“写好字就没有人文性吗?”意思是说,写好字,练好字也能凸显人文性。常说:“写字能养心。”“写字就是做人。”“字如其人,人如其字。”这些观点,在2011版新课标中得到了充分肯定“练字的过程也是学生性情、态度、审美趣味养成的过程。”

    同时,我们更加关注到了这样一句话:“第一、第二、第三学段,要在每天的语文课中安排10分钟,在教师指导下随堂练习,做到天天练。”可见,不仅仅是强调低、中段,还强调了高段,并且在每天的语文课中安排10分钟。不是课外,是“随堂练习”;不是一天,是“做到天天练”。为此,我们要明确地看到,写字,写正确,写美观,不是低、中段的“专利”,高段也责无旁贷,也重任在身。其实,三个学段的目标中对识字、写字的几组数字是能说明这一观点的。

 

会  识

会  写

第一学段

1600个左右

800个左右

第二学段

2500个左右

1600个左右

第三学段

3000个左右

2500个左右

    从三个学段中“会识”的数量,通过比较、分析,可以看出,低、中段要求会识的量非常大,而且递增得非常大。而从第二学段到第三学段,会识的字只递增了500个左右。也就是说,会识的字,要求学生在低、中段的基础上再会识500个左右就达标。这对于高段学生而言,难度不大,因为不仅数量不多,而且此时的学生已掌握初步的独立识字的能力。

    从三个学段中“会写”的数量,通过比较、分析,可以看出,中段是在低段的基础上,递增800个左右,而高段是在中段的基础上,递增900个左右。数量不但没有减,反而增加了。

    可见,2011版新课标提出:“第一、第二、第三学段,要在每天的语文课中安排10分钟,在教师指导下随堂练习,做到天天练。”是有依据的,有道理的。当然,提到“要在每天的语文课中安排10分钟”毕竟是一个常数。一节课40分钟,也是一个常数。若按一篇精读课文两课时完成,两课时80分钟来计算。光“写字”就得占整篇课文教学的八分之一。这就要求我们的一线教师思考,在这“10分钟”之内,写什么?怎么写?写的内容与形式如何与&ld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