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市邮政路小学欢迎您! 今天是:

平生不解藏人善 到处逢人说“课标”


作者:汪智星  来源: 南昌市邮政路小学   更新时间:2016/3/8 15:18:14   访问:183

    唐代大诗人杨凌之子杨敬之写过一首赞美年轻诗人项斯的诗:“几度见诗诗总好,及观标格过于诗。平生不解藏人善,到处逢人说项斯。(杨敬之一生不懂得埋没别人的长处,自从见到项斯这样的人以后,更是遇到人就向他介绍和赞扬项斯。)”我在反复研读《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2011版后,亦学之曰:“平生不解藏人善,到处逢人说‘课标’。”

    《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2011版)里面提及的诸多鲜明的理念、观点及举措,一直触动着我的脑神经。说句心里话,一方面在为2011版新课标中的这些新理念、新观点、新举措叫好;一方面也引起了我的思考:这样的理念、观点及举措,一线教师如何去理解,去内化,去践行,去实施。就“目录”而言,2011版新课标与2001实验版课标相比,没有什么改变,但里面的内容却是表述更精确、指向更明确、叙述更通俗、价值取向更清楚。结合课程改革十年来,自己在理解、践行2001实验版课标中的所思、所做、所悟,辩证、客观地解读、剖析2011版新课标中充实、完善、革新的理念、要点及举措。

    一、2011版新课标反复突出“语言文字的运用”。

    仅前言的“前言”以及“课程性质”短短500余字中,“语言文字运用”这一词组竟先后出现6次。

    ⑴“语言文字的运用,包括生活、工作和学习中的听说读写活动以及文学活动,存在于人类生活的各个领域。”

    ⑵“当今世界,经济全球化趋势日渐增强,现代科学和信息技术迅猛发展,新的交流媒介不断出现,给社会语言生活带来巨大变化,对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继承,对语言文字运用的规范带来新的挑战。”

    ⑶“时代的进步要求人们具有开阔的视野、开放的心态、创新的思维,对人们的语言文字运用能力和文化选择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也给语文教育的发展提出了新的课题。”

    ⑷“语文课程致力于培养学生的语言文字运用能力,提升学生的综合素养,为学好其他课程打下基础。”

    ⑸“语文课程是一门学习语言文字运用的综合性、实践性课程。”

    ⑹“义务教育阶段的语文课程,应使学生初步学会运用祖国语言文字进行交流沟通,吸收古今中外优秀文化,提高思想文化修养,促进自身精神成长。”

    2011版新课标如此反复突出“语言文字的运用”,到底意味着什么?“往常我们一般总是将‘理解’和‘运用’并列,这当然没错;但是我认为,新课标聚焦于‘运用’显然更科学也更富于实践指导意义。追根溯源,原来‘理解和运用祖国的语言文字’的提法是由更早的相关文件中‘理解语言(汉语)和运用语言(汉语)’综合而来的,似乎‘理解’和‘运用’是两个并列的任务,各自具有不同的对象,理解语言(汉语)对应于阅读教学,运用语言(汉语)对应于写作教学。其实‘理解和运用祖国的语言文字’中的‘理解’和‘运用’是两个密切联系、有机统一的概念,不能把它们割裂开来。‘运用’不能离开‘理解’这个基础,‘理解’只有在‘运用’中才能真正形成。特别是‘理解’不能笼统地指向语言(汉语),应当明确化为理解如何运用语言文字。众所周知,除了语文课程之外的所有课程都有一个共同的正确理解所学的教科书的语言文字的任务。如果不突出‘运用’的特殊重要性,就不能突出语文内在的质的规定性。‘理解’,最主要的、最关键的是理解文本、作者如何运用语言文字,而不是别的什么东西。‘运用’才是语文教学的基本特征、基本原则、基本内容和基本途径,是语文教育的重中之重。守住了‘运用’,也就守住了语文教育的正道,最大限度地避免了语文课程滑向‘非语文化’‘泛语文化’的可能。”(著名学者成尚荣语)成尚荣教授的辩证解读、剖析,让我想到一句话:“学语文,是为了用语文。”学语文的最终目的是为了在生活中灵活、巧妙地用语文。生活处处离不开语文。说话、交流、争辩、写信、创作等,是语文让生活多姿多彩。只不过,有的是以口头语言的形式呈现,有的是以书面语言的形式呈现。叶圣陶先生说:“何为语文?口头为语,书面为文。”阅读教学中,教师关注的是如何引导学生理解课文,理解语言,如何引导学生积累语言,往往淡化了学以致用的意识。课堂上,有教师的层层深入分析,有教师的句句精确讲解,有教师的引导积累词句,却没有内化语言,运用语言的环节与策略。对一篇课文,需不需要引导学生理解,需不需要加强学生积累。我想,在学生疑惑处,在学生不解处,在学生矛盾处,教师给予适度引导、讲解、分析,是必要的。正如“‘理解’,最主要的、最关键的是理解文本、作者如何运用语言文字,而不是别的什么东西。”在学习课文的过程中,或学完课文后,引导学生有意识地进行积累也是必要的。学习语文是需要大量积累的。“厚积而薄发”的道理不言而喻。

    然而,这些都是学好语文,尤其是落实“语言文字运用”这一理念的前提。也就是说,语文课上,思考如何落实“语言文字运用”才是最重要的,才是头等大事。正如“‘运用’,才是语文教学的基本特征、基本原则、基本内容和基本途径,是语文教育的重中之重。”

    一位教师教学生学习“叮嘱”一词。试想,学生在不理解此词的意思及用法时,就让学生运用,会如何呢?自然是无效的。所以,首先引导学生理解此词语的意思及用法是前提。联系具体语境,学生明白“叮嘱”就是叮咛、嘱咐的意思。教师很智慧,没有让学生一步到位,要求用“叮嘱”造出优美的句子。而是让学生用“叮嘱”造一个短句,并提示“  谁? 叮嘱  谁? ”

    瞬间,黑板上出现了许许多多短句。

    有“爸爸叮嘱我”“妈妈叮嘱我”“奶奶叮嘱我”“爷爷叮嘱我”……

    也有“老师叮嘱我”“校长叮嘱老师”“经理叮嘱员工”“市长叮嘱局长”, ……

    还有“我叮嘱爸爸”“我叮嘱奶奶” ……

    教师让学生一吐为快后,回过头引导学生琢磨以上短句,哪些是不妥当的。学生在比较、争议中发现,“我叮嘱爸爸”诸类的短句是不行的。进而明白“叮嘱”一词的用法,即“常用于长辈对晚辈或上级对下级之间的”。之后,教师依次引导学生思考“在什么时候叮嘱”“叮嘱了什么话”“为什么会这样叮嘱”等问题。依次以问题引发学生思考,最终收到颇好效果。

    其中一位学生这样写到:“我是爸爸、妈妈的掌上明珠。早上,当我背起书包准备走出家门时,妈妈再三叮嘱我:‘宝贝,过马路要看清车辆。上课时,要积极思考,大胆发言。’”

    三年级的学生,竟能在课堂上写出这样的话语,可见一斑。回想这一教学环节,我认为与教师的教学理念是分不开的。教师抓住重点词“叮嘱”,若只是读一读,理解其意思而已,就自然没有这般精彩的呈现。然而,这一教师不仅关注了学生对词语意思及用法的理解,更关注了“语言文字运用”这一理念。我想说的是,一个词语,学生能认读,能理解,能积累,这个词依然不属于学生自己的。只有当学生在认读、理解、积累的基础上,能灵活地运用,这个词才真正属于学生自己的。学以致用。学语文是为了用语文。既能灵活地运用于口头语言,也能巧妙地运用于书面语言。

    2011版新课标反复强调“语言文字运用”这是基于语文课程的基本特点的。“工具性与人文性的统一,是语文课程的基本特点。”同时,与课程性质是一致的。“语文课程是一门学习语言文字运用的综合性、实践性课程。”

    “学以致用”在2011版新课标中的第一学段“写话”,第二学段“习作”中也明确地提到。如,第一学段“写话”中写到:“在写话中乐于运用阅读和生活中学到的词语。”第二学段“习作”中写到:“尝试在习作中运用自己平时积累的语言材料,特别是有新鲜感的词句。”

    四年级下册第一单元共有四篇课文,除《古诗词三首》外,其余三篇分别是《桂林山水》《记金华的双龙洞》《七月的天山》。这三篇写景文章语言优美,写法不一。这个单元的习作要求是“到校园里走一走,看一看,选一处景物,仔细观察一下,再把观察到的按一定的顺序写下来。”你想过没有,如果学生发现校园里的某一处景与这三篇文章中所写的某一处景极其相似,就将原文中的某些句子或片段“移植”过来或仿写。针对这一现象,你是否定,还是肯定?过去,或者说在你没有读透第二学段“习作”中的这一理念与要点,你可能会否定。因为你认为这就是抄袭或是觉得一味模仿,没创新。事实上,当你读到学生这样的习作片段时,就会为自己当初没有那样做而庆幸。

    在我们学校操场的右前方有一棵枝繁叶茂的枫杨树。《七月的天山》一文中有这样一句话:“密密的塔松像撑开的巨伞,重重叠叠的枝丫,漏下斑斑点点细碎的日影。”学生依此而描述着:“夏天,高大的枫杨树像一把撑开的巨伞,重重叠叠的枝丫,漏下斑斑点点细碎的日影。”请不要质疑,你若亲眼目睹了夏日的这棵百年枫杨,会惊叹这样的语言就应该属于这棵枫杨树的。

    依然是这棵枫杨树,学生在开头段这样写到:“我欣赏婀娜多姿的柳树,目睹过高大挺拔的槐树,却没有见过这样的枫杨树。”这样的句子你熟悉吗?因为学生学习了《桂林山水》一文,对该文中的句子熟记于心,并且一定是在老师的引导下,对文中许多典型句子的表达方法已能运用。这不又有了下面的精彩。

    “花坛里的花真多啊,你挨着我,我挤着你,一簇簇,一片片,到处都是,像天上的繁星;花坛里的花真艳啊,红的似火,白的似雪,粉的似霞;花坛里的花真香啊,还没进校园,风姐姐送来的缕缕清香扑鼻而来。”

    “枫杨树真壮啊,经历百年风雨依然傲然挺立,生机勃勃;枫杨树真粗啊,粗得连两个同学伸开手臂也抱不过来;枫杨树真挺拔啊,像一位战士日夜守卫着校园。”

    学习致用。学习就是理解的过程,学习就是积累的过程,只有建立在理解、积累了的基础上,才能实现内化,才能实现“运用”这一最终目的。若你把每一个学段中“阅读”和“写话”或“习作”联系起来看一看,不难发现,彼此之间是相互呼应的。如,第一学段在“阅读”中说到“结合上下文和生活实际了解课文中词句的意思,在阅读中积累词语。”这一理念与“写话”中提到的“在写话中乐于运用阅读和生活中学到的词语。”是相呼应的。第二学段在“阅读”中说到“积累课文中的优美词语,精彩句段,以及在课外阅读和生活中获得的语言材料。”这一理念与“习作”中提到的“尝试在习作中运用自己平时积累的语言材料,特别是有新鲜感的词句。”是相呼应的。课堂教学中,无论是对词句的理解,对词句的积累,还是对词句的内化、运用,教师都要有强烈的意识。同时,认清前者是基础,是前提,后者才是关键,才是目的。只有使“语言文字运用”的理念内化为教师教学的意识、行为,我们的课堂才是有效的,科学的。

    二、2011版新课标对写字提出明确要求“每节课不少于10分钟”。

    2001实验版课标关注识字、写字。因为没有一定的识字、写字的量,学生阅读有困难,习作有困难。识字、写字数量、质量的保证与落实,其实是扫清了学生阅读和习作中的“拦路虎”“跘脚石”。但是,识字、写字,过去十年只强调在低段作为教学重点。全国小语会理事长崔峦先生曾说:“重点不重,后患无穷。”他所说的“重点不重”,特指低段教学中的识字、写字缺少时间保证、指导保证、练习保证。2011版新课标指出:“识字、写字是阅读和写作的基础,是第一学段的教学重点,也是贯穿整个义务教育阶段的重要教学内容。”可见,小学各个年级都应重视识字、写字。这是语文学习的基础工程、基本任务——认识3000左右常用字,会写2500左右字,绝不能马虎。全国著名特级教师于永正执教《高尔基和他的儿子》(苏教版第九册)一课,在识字、写字指导教学上可谓是一个很好的范例。整堂课由三个板块构成。第一板块:识字、写字;第二板块:指导、练习读书;第三板块:进行课堂语言练笔。下面,我们一起来欣赏他执教第一个板块的教学实录。

    师:很棒,读书很投入,很专心,读了三遍,你认识了哪些字?

    生⑴:我认识了“镢”。

    生⑵:我认识了“嫣”

    生⑶:我认识了“妻”。

    师:拿着书,把它写在黑板上。(让三名学生分别板书)

    师:把书盖起来,你记住了哪些词语?考考你的记忆力。

    生依次说出:姹紫嫣红、镢头、红扑扑、彩霞、脸庞、栽种、蜜蜂

    (师让学生拿着书一一板书,并强调“蜜蜂”不用写,因为这个词简单,大家早就知道了)

    师:你看,这就是收获,读了三遍课文,认识了这些生字,还有词。(师边说边指着黑板上的字、词)来,我们读读这些字。(生读字)

    师:镢,还能组什么词,谁知道是什么意思?

    生:耙子。

    师:记住了才是自己的,记生字,记词语,记得越多越好。

    师:姹紫嫣红是什么意思?猜错了表扬,(边说边竖起一个大拇指)猜对了也表扬。(竖两个大拇指)

    生:形容很鲜艳。

    师:什么很鲜艳?

    生⑴:形容花很鲜艳。

    生⑵:形容花颜色很多。

    师:姹和嫣有区别吗?老师认真查了词语大字典。姹:鲜嫩。嫣:刚开的花。鲜嫩的,刚开的花,明白吗?接着读。

    师:脸庞的“庞”可以换什么词?

    生:脸颊。

    师:(指着脸颊处)就这里。

    师:还有一个词形容又多又乱。

    生:庞杂。

    师:庞还有什么意思?

    生:庞大,庞然大物。

    师:三个字要写,(妻 庞 紫)先看这三个字在田字格中的位置,再书空。然后拿出钢笔在这,端端正正地写。(生描红,师巡视)

    师:指名一生推荐三位书法家。(然后请三位学生上台分别写,其他同学在下边写一遍,写完后对照。)

    师:拿出一学生的字展示,然后评讲板演的三个字,画圈,修改,指出优缺点,接着让学生观看老师怎么写,展示自己课前练写的字。

    师:写字就应该认真,现在老师送大家一句话:字是练出来的。

    这是五年级上学期的学生,于老师在课堂上,识字、写字占了整篇课文教学时间的三分之一。花了时间,也就是说确保了学生练字的时间,课堂上学生最终呈现出来的字令在场的老师称赞不已。我想,听课老师是在称赞学生的字写得漂亮,更是称赞于老师指导学生识字、写字教学的艺术。说艺术,课后我与于老师交流。他说:“学生写好字的秘诀很简单。第一,需要教师的正确示范;第二,需要给学生充分的时间练写。”

    具体到“写字”上,2011版新课标在“教学建议”的“具体建议”中明确写到:“按照规范要求认真写好汉字是教学的基本要求,练字的过程也是学生性情、态度、审美趣味养成的过程。每个学段都要指导学生写好汉字。要求学生写字姿势正确,指导学生掌握基本的书写技能,养成良好的书写习惯,提高书写质量。第一、第二、第三学段,要在每天的语文课中安排10分钟,在教师指导下随堂练习,做到天天练。要在日常书写中增强练字意识,讲究练字效果。”有专家曾反问:“写好字就没有人文性吗?”意思是说,写好字,练好字也能凸显人文性。常说:“写字能养心。”“写字就是做人。”“字如其人,人如其字。”这些观点,在2011版新课标中得到了充分肯定“练字的过程也是学生性情、态度、审美趣味养成的过程。”

    同时,我们更加关注到了这样一句话:“第一、第二、第三学段,要在每天的语文课中安排10分钟,在教师指导下随堂练习,做到天天练。”可见,不仅仅是强调低、中段,还强调了高段,并且在每天的语文课中安排10分钟。不是课外,是“随堂练习”;不是一天,是“做到天天练”。为此,我们要明确地看到,写字,写正确,写美观,不是低、中段的“专利”,高段也责无旁贷,也重任在身。其实,三个学段的目标中对识字、写字的几组数字是能说明这一观点的。

 

会  识

会  写

第一学段

1600个左右

800个左右

第二学段

2500个左右

1600个左右

第三学段

3000个左右

2500个左右

    从三个学段中“会识”的数量,通过比较、分析,可以看出,低、中段要求会识的量非常大,而且递增得非常大。而从第二学段到第三学段,会识的字只递增了500个左右。也就是说,会识的字,要求学生在低、中段的基础上再会识500个左右就达标。这对于高段学生而言,难度不大,因为不仅数量不多,而且此时的学生已掌握初步的独立识字的能力。

    从三个学段中“会写”的数量,通过比较、分析,可以看出,中段是在低段的基础上,递增800个左右,而高段是在中段的基础上,递增900个左右。数量不但没有减,反而增加了。

    可见,2011版新课标提出:“第一、第二、第三学段,要在每天的语文课中安排10分钟,在教师指导下随堂练习,做到天天练。”是有依据的,有道理的。当然,提到“要在每天的语文课中安排10分钟”毕竟是一个常数。一节课40分钟,也是一个常数。若按一篇精读课文两课时完成,两课时80分钟来计算。光“写字”就得占整篇课文教学的八分之一。这就要求我们的一线教师思考,在这“10分钟”之内,写什么?怎么写?写的内容与形式如何与“文本理解”进行有机融合?这些,在上述于永正老师执教《高尔基和他的儿子》一课这样的公开教学课中,得到了相应的落实,值得借鉴。但是,一线教师面临更多的是一节节常态课,如何进行“10分钟”有效写字是亟需我们深入探究与摸索的。

    教《那片绿绿的爬山虎》一课,在开课处,我讲述着:“同学们,今天,我们继续学习作家肖复兴写的《那片绿绿的爬山虎》一文。看老师写课题。(板书课题:那片绿绿的爬山虎)写字就是做人。每一位中国人都有责任写好方块汉字。”日前,读了全国小语会理事长崔峦先生撰写的《中国人一定要写好中国字》一文。读着先生的文字,回想2011版新课标的精神,让我更坚信自己曾经走的路是正确的。为此,我誓将“中国人写好中国字”之路坚定不移地走下去。要使这条路走下去,走到底,就必须杜绝“不同学段花时间识的多,写的少”“强调写好字的口号多,付诸实践的练习少”等“一边倒”或“华而不实”的现象。

    三、2011版新课标一再强调语文学习的规律“多读多记多悟多实践”。

    高尔基说:“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我们的下一代要和人类先进文明接轨,要继承、发扬优秀的中华文化,读书是必由之路。“学富五车”“胸无点墨”从正反两个方面说明了读书的重要性。不认真、积极地引导学生“多读书,好读书,读好书,读整本的书”,势必使语文课程空心化、无效化,后果不堪设想。回想师傅于永正常对我说的话:“学习语文的规律简单地说,就是两个字:读、写。说得稍微复杂一点是四个字:多读多写。”这是学习语文的根本规律。只要抓住“读写”这两条线不放,即按照教语文的规律去做,谁都能把语文教好,谁的学生都会有好的语文素养。后来,在读安徽省某教育学院老师写的一篇文章。文章里写到:“晚饭后,我陪于老师在公园里漫步。我对于老师说:‘学习语文的规律简单地说,就是两个字:读、写。说得稍微复杂一点是四个字:多读多写。’于老师听了我的讲述,笑了笑说:‘先生,这句话是我说的。’我也笑笑说:‘的确如此,只不过这句话自己常常挂在嘴边,牢牢记在心里。时间一长,就如同我说的一样。’”最近,我读特级教师孙双金的文章。发现他在文中引用了鲁迅先生的一句话:“学习语文没有什么秘诀,无非是多读多写。”原来,这句话也不是师傅于永正说的。其实,不光于永正、鲁迅,我国历代众多学者、文人,如朱熹、杜甫、郭沫若等,他们对学习语文的规律都持有相同的观点。如朱熹的“读书无甚巧妙,只是熟读。”“工夫自熟中出”“读书之法,先要熟读。须是正看背看,左看右看,看得是了,未可便说道是,更须反复玩味。”“使其言皆出于吾之口。”“使其意皆出于吾之心。”又如杜甫的“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郭沫若的“胸藏万汇凭吞吐,笔有千钧任歙张。”等。这些言语不都在讲述着读的重要,读的神奇,读的魅力,读的灵魂。读是语文教学翅膀中的一翼,读是看别人怎么写的,求的是别人的功夫。“语文水平,语文素养不是做作业做出来的,而是在大量的阅读、背诵、积累、运用的语言实践中锻炼出来的。因此,语文学习就是三字经:“读、背、写”,而“写”是指写日记、写随笔,写读书笔记,而不是写落大意,写中心思想。”(特级教师孙双金语)前面讲的读是求别人的功夫,那么写就是求自己的功夫。“一年三百六十日,都是字里行间行。”“不下一番冰霜苦,哪得梅花扑鼻香。”只有长期不懈地努力,才能“自有凌云笔”“语不惊人死不休”;才能辞语伟实,笔力不钧;才能“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2011版新课标在“具体建议”中的“关于阅读教学”写到:“要重视培养学生广泛的阅读兴趣,扩大阅读面,增加阅读量,提高阅读品位。提倡少做题,多读书,好读书,读好书,读整本的书。”此理念与上述观点不谋而合。

    2011版新课标在“课程设计思路”中写到“语文课程应注重引导学生多读书、多积累,重视语言文字运用的实践,在实践中领悟文化内涵和语文应用规律。”他指出了学习语文课程的规律就是“多读多记多悟多实践”。阅读教学中,我们倡导把课堂上成读书课。在读中悟,在读中思,在读中或读后积累,既要领悟其文化内涵,又要关注在悟后灵活运用。读书课不代表一味“傻”读,光有朗朗书声,没有思考,没有品味,这样的书读不透,读不深,只能游离于文字的浅层。对文字、词句,读得不透,不深,就寻找不到语言文字运用的规律。发现不了规律,如何“运用”便无从谈起。

    同时,在“课程基本理念”的“正确把握语文教育的特点”中写到:“应该让学生多读多写,日积月累,在大量的语文实践中体会、把握运用语文规律。”这里谈到的运用语文规律,也正是我们学习语文的规律——多读多写,日积月累。“光读不写,眼高手低;光写不读,手高眼低;又读又写,眼高手也高。”“日积月累化积累。”这些不都证明了此观点。小学教材中,每个单元的“语文园地”中都安排了“日积月累”的环节。有的是成语,有的是古诗词,有的是名言警句等。对这些,我们首先要强调将它们背记下来。有人疑惑:学生不理解就背!事实上,语文学习,尤其是古代诗歌、警句的教学,在一定程度上,“不求甚解”“熟读成诵”是教学的原则。如,“读书有三到:眼到、口到、心到。”教师无需逐字逐句理解,只需学生在反复吟诵中积累,懂得做到“眼里看着文字,嘴里念着文字,心里想着文字”才是真正的、有效的读书即可。如,“日积月累”中的《望洞庭》一诗:“湖光秋月两相和,潭面无风镜未磨。遥望洞庭山水翠,白银白盘里一青螺。”对“日积月累”中的诗,我们允许不求甚解的,但一定要反复吟诵,牢记于心,如同血液流淌在自己的身体里一样。一位学生于晚上漫步在家乡鸳鸯湖的堤坝上。回来后这样写到:“晚饭过后,已快七点了。我随爸爸、妈妈信步在鸳鸯湖的堤坝上。深蓝的天空中挂着一轮明月。湖水在月光的映照下,闪着点点亮光,如一层细小的碎银铺在上面。借着清幽的月光,湖心岛清晰可见。不知不觉中,薄雾慢慢升起。整个湖面,还有湖心岛像披上了一层薄纱。欣赏着这一切,我不禁吟到:‘湖光秋月两相和,潭面无风镜未磨。遥望鸳鸯山水翠,白银白盘里一青螺。’”语文课程是学生学习运用祖国语言文字的课程,学习资源和实践机会无处不在,无时不有。熟读了,背记了,积累了,在具体的语文实践情景中,自然而然就内化了,运用了。特级教师孙双金说:“‘12岁以前的语文’是童年的语文,它是文化童子功;是积累的语文,在人生记忆力黄金时间应重积累;是种子语文,这样的语文是在人生底色上播种,将来能生长出优质的文化果实;是经典的语文,唯有经典才具有强大的再生能力;是暂时不求甚解的语文,‘好读书,不求甚解’应是童年语文学习的规律;是逐步反复的语文,随着年龄的增长去体味,去消化,去品悟;是为一辈子奠基的语文。”

    针对三个学段,2011版新课标对学生优秀诗文背诵量和课外阅读总量提出了具体要求。

 

背诵诗文

课外阅读量

第一学段

50篇(段)

不少于5万字

第二学段

50篇(段)

不少于40万字

第三学段

60篇(段)

不少于100万字

     “少年之记,如石上之刻;青年之记,如木上之刻;老年之记,如沙上之刻。”根据心理学家的研究,儿童时期是人的记忆力的黄金时期。从背诵诗文的数量来看,三个学段差不多,这遵循学生背记的规律,不求速成,讲究日积月累、积少成多、积土成山、积水成渊、聚沙成塔。从课外阅读量来看,随着学生年龄、学段的提高,课外阅读量的增加量非常明显。这跟学生在不同学段中,识字的量、读书的兴趣、习惯、速度的快慢等分不开的。

    师傅于永正在《教语文其实很简单》一文中讲述的一件事值得我们思考。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红学家冯其庸先生读到小学五年级时,由于抗日战争爆发,无学可上,只好回家务农。书包里装的一本从学校借来的《三国演义》,成了他唯一的读物。他不知读了多少遍,以至于许多回目都能背下来。

    有的似懂非懂。17岁那年,他在哥哥的支持下,考取了镇上办的中学。教国文的丁约斋老师说冯其庸读的书比别人多,悟性好,说他肯定是“书香门第”。冯先生说,他是真正的“稻香门第”,甚至是“饥寒门第”。丁老师对冯其庸十分器重,这使他很受鼓舞。冯先生说,丁老师有三句话深深地影响着他。第一句:“读书要早,著书要晚。”第二句:“读书要从识字开始。”第三句:“写好了文章自己要多看几遍。”

    冯其庸先生说:“我现在快八十岁了,回过头来想想,丁老师的这几句话,仍旧是对的。我现在无论是读书和写作,总是不敢忘记这几句话,而且总觉得自己读书太少。”

    冯先生的例子,也再次告诉我们,教语文和学语文一样,都是一个“读”字——多读书。从老师这个角度上说,要激发兴趣,教给方法,教学生多读书;从学生这个角度上说,自己要多读书。

    以上三个方面是我研读的2011版新课标后,体会最多,也是最深刻的。除此之外,新课标中提到的“阅读教学是学生、教师、教科书编者、文本之间对话的过程。”如何准确理解“教科书编者的意图”?如何在与“教科书编者对话”中生成精彩?新课标提中到的 “要重视写作教学与阅读教学、口语交际教学之间的联系,善于将读与写、说与写有机结合,相互促进。要关注作文的书写质量,要使学生把作文的书写也当作练字的过程。”学生的习作和练字要实现“双赢”,而真正的习作现状是:习作是可能无法兼顾书写质量,而且如果真正把心思关注到书写质量时,往往会阻碍习作的质量。因而,这两者的“双赢”如何权衡?等诸多问题都值得每一位教育实践者去研读,去思考,去践行。

    今天讲述的是自己初学2011版新课标的点滴心得,意在抛砖引玉,若有不妥之处,尚祈亲爱的领导、老师们不吝赐教!老师们,结束之前,我送大家一句话:“认真的男人,最帅气;认真的女人,最漂亮。”


一部地址:南昌市邮政路9号 邮编:330008 电话:0791-86762153
二部地址:南昌市县前街17号 邮编:330008 电话:0791-86709672